• 1
  • 2
  • 3
当前位置:游戏基 >> 原创专栏

艺术还是商业 《权力的游戏》烂尾难道仅由编剧背锅么?

2019-5-27 15:41:56发表 | 来源:本站原创 | 作者:竹旖

  在探讨之前,我们先做一道行测题吧。

  历史上无数的经验与教训告诉我们:君主应该对大臣进行考察,尊敬他、信任他、与他共同分享荣誉和分担职责、才能保持大臣忠贞不渝共同成就千古大业。在中世纪维斯特洛大陆上,龙妈便是这样一位君主,解放无垢者,收编弑父逃亡的小恶魔,启用无处可去的八爪蜘蛛、以牺牲“儿子”代价拯救被异鬼围攻的雪诺,不拘一格降人才对大家表足了友好。龙妈就是在这样一群忠臣的协助下一步一步登上铁王座。

  以下哪项最能推翻以上论证:

  A 小恶魔全程智商在线继续担任女王之手辅佐龙妈。

  B 雪诺将自己的身世秘密告诉三傻。

  C 情报总管八爪蜘蛛及时为龙妈收集情报使得弥桑黛化险为夷。

  D 全军指挥官灰虫子制裁雪诺陪葬龙妈。

43b4de8764fb4189ad0541f6eb8e2656

  随着《权力的游戏》最终季的结束,剧情上的硬伤成为大家普遍诟病的焦点,救世主龙妈惨遭众叛亲离,成为权力游戏最后的牺牲品。那么喜获“2019年度最佳翻车奖”的《权力游戏》是如何从神坛一步步跌落,成为全网合力讨伐的众矢之的,难道是仅凭两位编剧的一己之力么,究竟谁来为这一结果买单?

game-of-thrones-s8-finale-dead-daenerys-jon-700x380

  理论上来讲,第八季严重翻车编剧难逃其咎,那么究竟是谁纵容了编剧,小说作者马丁又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早在2006年,编剧大卫·贝尼奥夫与丹尼尔·韦斯就小说的改编权与马丁达成了协议。一方面马丁对两人能够准确回答出“谁是雪诺的母亲”表示满意,另一方面两人是在众多希望将小说改编成电影的编剧中唯一希望可以改编成电视剧的人。虽然此前由《魔戒》改编的《指环王》三部曲反响不错,但是马丁一直觉得电影无法还原小说中的规模与细节,有时候很多角色不得不被抛弃,割裂了故事的完整性。在这一点上两人也与马丁不谋而合。可见无论在对小说的理解力还是拍摄形式上,马丁对两人的表现都是基本满意的。

destaque-george-mobile

  在马丁的授权下,他们用了四个月的时间打磨出第一季剧本,最终赢得了HBO的信任,说服了HBO投资该剧。贝尼奥夫和韦斯担任执行制片人,马丁担任联合执行制片人,确保每部小说的内容都能够支撑一季的剧情。

  虽然此时小说还未完结,但是现有的五卷内容暂时还能够支撑拍摄进度,况且在前四季中马丁每季也会亲自写一集,剩下的剧集交给贝尼奥夫和韦斯。要是按照这种节奏,马丁决定每季主干,编剧在主干上添枝加叶,也总会形成参天大树吧。殊不知隐患也就是此刻埋下的。

985870_Fotor_Collage_Fotor

  随着时间的流失,马丁在继续写小说和改编剧本方面无法做到两全。于是在第六季开始,他便不再参与剧本的改编。而是全权交给了这俩责任编剧。因此《权力的游戏》自第六季开始便不完全按照小说情节展开,但是主线仍然遵循马丁所提供的剧情走向。

db-weiss-and-david-benioff-game-of-thrones-producers

  在后续剧本创造中,编剧也表示一直与马丁有过交流,鉴于马丁在写剧本的时候编造了很多东西,所以即使当和他谈论结局的时候,也不意味着他现在设想的结局会是他最终写出来的结局。

  正如前面有一座山,你明知道自己要去那里,但是周围有很多路可以选择,你选择走哪条路那条路上会发生什么,你都无法进行预期,你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只有你到达那里,才会看清楚周围的地形。在后续剧本的创作中马丁的作用更像是一位导师,编剧则担负起了剧本的建构。

0000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这话倒是没错,马丁当初既然决定将小说改编成电视剧,就要对这一行为的结果负责。后期虽然只给了大纲,但是几个主角的基本命运都是经马丁确认过的,而且编剧一直就剧情的走向与马丁保持沟通。《权利的游戏》首集播放时间是2011年4月17日,除去马丁参与前四季剧本改编时间,保守估计最起码有5年的时间进行最后两卷的创作。为什么迟迟没有交出一份满意的作品呢,或许我们在马丁博客中可探究一二。

QQ截图20190524003403

  马丁在博客中写道他希望最后两本书《凛冬的寒风》和《春晓的希望》可以达到3000页的手稿,如果需要增加章节和场景他还将继续创作下去。至于小说或者电视剧哪个才是真正的结局?他表示这是一个很愚蠢的问题,正如你问我斯嘉丽奥哈拉(小说《飘》的女主)有多少个孩子,不如等我写完书你再去读,然后你再在网络上表达自己的看法。同时马丁还不忘自我宣传一波,他手上还握着HBO正在开发的五部剧,HULU的两部剧以及一些相关短片项目,字里行间透露着我可能已经放弃填坑,目前更加专注衍生剧和游戏改编了。连小说作者都身陷商业矩阵中无暇他顾,如今权游这样的尴尬局面,岂能只有编剧背锅。

QQ截图20190523235439

  HBO的商业法则

  权游结尾遭遇全网大规模声讨,HBO心里没点数么。他们心里当然有数而且是偷着乐的那种。最近HBO的节目部主席凯西·波洛伊斯就表示《权力的游戏》已经以正确和可能的唯一方式结束了长达八年的旅程,充分肯定了两位编剧的工作。这样的结局虽然不可能取悦所有人,但是在他看来权游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伟大了,他们没有任何教训要吸取。

_game_of_thrones_photo_from_the_system_with_an_inset_of_casey_bloys-h_2019

  在第八季单集平均保持在1500万播放量面前,凯西说这番话自然是有底气的。至于网友请愿重拍第八季或者希望进行续集拍摄,他则给与了否定的态度:权游的生命周期已经到了。

  那么何为生命周期?众所周知,不同于公共电视台,HBO属于商业性有限电视台,主要收入是靠用户的订阅以及实体剧集的销售,中间是无法插播商业广告的。如果订阅量处于相对平稳的状态也就意味着该剧即将寿终正寝。处于订阅量抛物线顶点的《权利的游戏》自然逃不过这样的命运。

  话说回来,要想吸引更多的用户订阅量,就要在剧集上多下功夫,所以HBO对剧集的质量必然有很高的要求。HBO在订阅以及续订剧集之前都会要求编剧提供试播集,只有通过才能进行后续一系列开发流程。此前贝尼奥夫与韦斯在2007年就已经将试播剧本交给了HBO,在权衡了各种利弊下,HBO于2008年11月才开始拍摄试播剧,但是试播反应平平,HBO便将剧本打回重写重拍,导演和一些演员也被换掉,这其中就包括曾饰演龙妈的女演员塔姆金·莫昌特。

微信截图_20190526233427

  可见HBO对《权利的游戏》的审核是相当严格的,对结局的走向肯定是一清二楚,那么为什么在剧情有着明显逻辑硬伤的情况下,HBO还是默许了?这样一种决定与近几年HBO的商业决策分不开。

  随着网飞、HULU、迪士尼+等流媒体的崛起,HBO面临的空前的挑战。对精品剧集的追求必然拉长了制作时间,相应的制作经费、演员报酬等各种人力物力的开支也将大幅度增加。隔壁网飞一周内能出多个节目,而HBO每个几个月才能出一档,剧集短时间内无法变现,HBO自然要寻求新的解决办法。

lead_720_405

  当艺术和商业无法两全时,你会选择什么?那就是不再注重质量而是开始追求数量。据悉曾一手打造出《权力的游戏》的HBO前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理查德普莱勒因与公司商业决策意见不符已于今年离职。所以我们在第八季不仅看到了乱入的星巴克、散落的矿泉水瓶等穿帮镜头,而且连前几季引以为傲的战争场面BHO都不愿意再花费过多的笔墨。在第三集THE LONG NIGHT中,整个画面都处在一种黑暗的压抑与混乱之中,战前的紧张感与战斗时的激烈感被满屏的漆黑完全抹杀殆尽,更不用说号称最强黄金团化身战五渣集体被炮灰了。

图片12

  所以在编剧自由发挥、马丁不作为、HBO商业决策综合要素下,造就了《权利的游戏》第八季烂尾的局面。现在权游的衍生剧已被HBO提上日程,那么作为观众的你会为新的剧集买单么?

【游久网(uuu9.com)责任编辑:竹旖】

相关推荐

关注游戏基

微信扫一扫